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鹽城市宇能電氣有限公司
電 話:0086-515-81996888
售 后:0086-515-81991333
傳 真:0086-515-81996888
    0086-515-81992333
聯系人:潘先生
手 機:(0)18036316888
   ?。?)13305108948
郵 箱: 18036316888@163.com
網 址: www.mahyarlaw.com

中國煤炭命運:從能源大帝走向口水主角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中國煤炭命運:從能源大帝走向口水主角

發布日期:2014-08-22 17:49 來源:http://www.mahyarlaw.com 點擊:

“去煤炭化”呼聲越來越高,而事實上中國尚依賴煤炭。 CFP資料

煤炭在中國的地位今非昔比,一場國際能源峰會,已沒有一場屬于煤炭的專場。

“2014中國(北京)國際能源峰會”于7月28-30日在北京舉辦。據組委會透露,原本計劃中的“新型煤化工與潔凈煤炭技術”專場,因多種原因Z終未召集成功。記者僅在“能源結構優化與大氣污染防治“等其它專題討論中聽到關于煤炭清潔利用的零星發言。

實際上,煤炭依然是中國能源的主力,特別是為中國工業的發展做出很大的支撐。經濟發展離不開能源利用,而煤炭占中國一次能源消費的7成,煤炭對中國經濟的貢獻可想而知。

煤炭“能源大帝”的地位,并非夸張。中國,未來20年,或許都不能改變煤炭是第一大一次能源的事實。即使從全世界范圍來看,世界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雖然從1970年至2002年,煤炭占比總體是下降的,但在2002年迎來拐點,煤炭占比再次開始上升。2013年底,國際能源署(IEA)預測,到2017年,煤炭有可能反超石油,逆襲成功再次成為全球能源大帝。

煤炭從“能源大帝“淪為如今人人喊臟、口水之爭的主角,其實煤炭本身并沒有變化,究其原因無非是老生常談的碳排放問題以及新晉的霧霾問題。目前中國能源領域的主旋律依然是初級階段的保障能源供給,但是隨著霧霾問題的大面積爆發,能源的清潔利用受到了史無前例的關注。

“去煤炭化”呼聲越來越高,而現實是中國尚依賴煤炭。2013年《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能源消費結構中,煤炭占比67.5%,石油占比17.8%,天然氣為5.1%。這樣的能源結構,并不是短時間內能改變的。而被外界看好的新能源,在中國發展到一定規模尚需時日。

在談到大氣污染問題時,中國礦業大學能源經濟研究所所長王立杰表示,“現在要抓住煤炭的清潔高效利用,一個是高效發電,一個是新型煤化工,在這方面有很多工作可做。煤炭清潔高效利用上有大量文章可做,關鍵看你做不做?!?/span>

國務院研究室綜合司副司長范必也表示,“能源結構的調整是一個長期過程,往往需要幾十年時間,不可能一蹴而就。目前,現實的選擇就是煤炭清潔利用“。

煤炭消費的“內憂外患”

霧霾在國內引發的不滿日益強烈、煤炭市場持續低迷、各路環保專家唱衰、企業頻頻拋售煤化工相關業務、國家能源政策再次緊縮,煤炭在中國似乎“越來越臟”。

進入2014年,煤炭的清潔利用探索形式之一——煤制氣,被越來越多的聲音指責“披著清潔外衣“而已,原本以為迎來“春天”的新型煤化工行業,相繼出現央企逃離的現象。

在煤化工的投資體系構成中,電力行業的分量舉足輕重,而煤化工的“退潮”在電力行業中也來得格外兇猛。此前,大唐、國電等紛紛發出公告,基本退出煤化工領域。

華電集團政策法律部主任陳宗法在此次能源峰會上分析,“2008年由于外部經營環境的根本變化,主要是煤電矛盾,金融危機的雙重沖擊,以及火電板塊連年虧損,發電集團為了化解經營風險,提高盈利能力,大力發展煤化工等非電產業,有其必然性”。

同時,陳宗法坦言:“快速進入煤炭、煤化工、鋁業、多晶硅、頁巖氣等非電產業領域,大多競爭激烈、代價高、技術人才短缺,板塊協同難,而且市場變化快,風險顯現,有一定的盲目性?!?/span>

除了煤化工自身的難題加環保輿論的壓力,火電效益的好轉也是發電企業拋棄煤化工的關鍵原因。

陳宗法表示,截止2013年,發電行業主要技術經濟指標創歷史新高,火電板塊重回利潤中心位置。雖然同樣是對煤的利用,相比于目前問題重重的煤化工,燃煤火電只需要在脫硫、脫硝、除塵等安裝環保裝置,燃煤火電在污染物控制上就可以做到近零排放。

煤制氣、煤制油等產業,作為對煤炭清潔利用的探索,似乎即將再次面臨雪藏命運。

另外,中國消費煤炭,面臨的國際壓力也日益沉重,這一點從國際上對中國限制年度煤炭消費總量的密切關注即可見一斑。

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能源經濟研究院首席研究院陳衛東則明確喊出:“正是中國,改變了世界能源的格局?!标愋l東認為,目前處于能源轉型時期,中國站在了轉型舞臺的中間,如果繼續維持高幅度、大比例的煤炭結構,全世界的能源轉型、減排是沒有意義的,中國煤炭的消費已經和世界相關了,這就是中國目前面臨的問題。

1998年,中國作為《京都議定書》的簽字國,強調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權限,京都議定書對中國滯后生效,2012年才正式履約。然而2015年巴黎協議,中國環境外交是否能再打“人均碳排放量”和“發展中國家”這兩張王牌,還是一個未知數。

環境保護部環境影響評價司巡視員牟廣豐對中國未來在國際上承受的壓力頗感擔憂,他表示,“中國人口大致是全球的1/5左右,但是,二氧化碳排放突破了1/4。再有一點,發展中國家,印度洋和南太平洋的島國比較擔心溫度上升,然后是撒哈拉國家擔心氣侯更加干燥,沙漠化更加嚴重,接著是熱帶雨林國家,撒哈拉國家、熱帶雨林國家和印度洋島國基本都屬于第三世界,這是倒逼機制,壓力非常大“。

牟廣豐同時強調:“如果我們在能源結構調整方面的步伐不是特別明顯,我們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居高不下,有可能在履約過程中面臨著一種非關稅的貿易壁壘,面臨著碳稅等方面的制裁?!?/span>

針對中國二氧化碳排放量居高不下的難題,牟廣豐提出癥結之一:中國現在的產業結構是U型結構,中國現在仍然沒有擺脫世界工廠的狀態。U型結構是什么特點呢?兩頭賺錢、少污染的在外,賠錢、多污染的在內,這個U型結構對中國非常不利。

“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大有文章可做“

煤炭在中國儼然有吃力不討好的悲情色彩。然而,對中國甚至全人類來說,“去煤炭化”真的可行嗎?

根據BP2014年年初做的2035年能源規劃,到2035年,化石能源和其它能源的比例還維持在八二開,其中,在化石能源里,煤炭、石油、天然氣大概會各占26-27%。

2014年1月24日,能源局網站發布的《2014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中提出,2014年中國煤炭消費比重要降低到65%以下。也就是說,與2013年相比,煤炭消費占比下降0.7個百分點即算完成目標,這也充分說明能源結構質變之難。

據此前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一些發達國家甚至已經發生了煤炭的“逆襲”?!督洕鷮W人》今年4月刊發的一篇文章介紹,煤電價格只有氣電價格的一半左右,德國煤炭發電量已經達到1620億千瓦時,創自東德時期以來Z高水平。日本福島核電站事故后,煤炭進口數量從之前的1億噸暴增至去年的1.8億噸,煤炭作為長期發電燃料的地位得到進一步鞏固。

與其說煤炭是不夠高級的臟能源,不如反思中國煤炭利用是否合理,或許煤炭并不是真正的原罪。

王立杰作為中國礦業大學的教授,他希望能為煤炭說句公道話:“煤炭就是一種商品,在開采過程中、運輸過程中中造成的污染我們要治理,作為能源,特別是一次能源,煤炭在我們國家占70%,這個比例也肯定要下降。但是,如果一治理霧霾,就要去煤炭化,把霧霾主要歸結為煤炭,我覺得有點不公平,或者有點不切實際?!?/span>

中國的燃煤增加了,但是不是爆發增加的,霧霾卻是突然爆發的。煤炭對“霧霾”的貢獻不可否認,但煤炭本身不該成為眾矢之的。范必表示,“對煤炭的使用,限制燒煤,我覺得不是Z好的選擇。要從全生產鏈來看,煤炭在開采過程中對生態環境的破壞是比較嚴重的,要解決開采環節中對環境的破壞,這樣對結構的調整才是精準的,而不宜籠統的限制煤炭的使用“。

同時,范必認為,現在限制能源使用的措施有很多,而且都是以治理霧霾為主,比如限煤、限電、限汽車等。但這里涉及到一個問題,如果這些限制性政策作為公共政策出臺的時候,是不是應該告訴公眾,這種限制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減輕了霧霾,我們應該科學的論證不同能源形式的使用對于霧霾的產生有多大作用。能源的使用,是支撐一個社會文明進步的動力,在限制能源使用的時候,特別要考慮到對于整個社會文明進步會產生什么負面影響。

王立杰認為,“理性地看,至少20年內,煤炭在中國還是主要能源,我們改變不了這個事實。煤炭一定要清潔、高效利用,一個是高效發電,一個是新型煤化工,這是下一步的重點”。

遺憾的是,用煤不當一直是中國的弊病之一。中國目前的燃煤發電只占到中國煤炭年消耗量的50%,與集中高效利用相差甚遠。剩余50%消耗于鋼鐵、冶金、水泥等行業以及小鍋爐和居民家中取暖等,由于環保技術缺失,后者對環境的影響更為致命。

對新型煤化工而言,資金、技術、人才的投入要求都相當高,這三者的融合在中國尚不成熟,整個產業鏈發展缺乏科學合理指導,使資本陷入盲目和產業發展周期性泡沫,新型煤化工產業至今沒有進入良性發展階段。

結合目前中國能源消費結構的現實以及用煤不當的尷尬,王立杰提出的“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大有文章可做”或許是中肯之言。


相關標簽:鹽城宇能電氣

C
歡迎給我們留言
請在此輸入留言內容,我們會盡快與您聯系。
聯系人
座機/手機號碼
祥云平臺技術支持
国产欧美国产综合每日更新,娇妻被黑人粗大高潮白浆,亂倫近親相姦中文字幕,欧美大屁股xxxx高跟欧美黑人